论坛回顾 | 设计中心的两层意义

“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长辔,北市买长鞭”。花木兰为了购置充军的装配满街乱跑,当下的设计师们也如此。施路远先生在“创意2030高峰论坛”中讲了两个他在项目中的真实故事。


第一个故事


去年春天,施先生在一个项目的连接三层的楼梯间设计一个大型的灯光装置,其灵感来自“河畔垂柳”中国传统意境。为了找到适合的灯光装置施先生在南城十里河灯城转了几个来回,最终选定了一个外装定制工程,可却因定制太复杂而没有一个灯光公司愿承接安装。最后只好由施先生带领几个设计师和工人在脚手架上奋斗了三天,终于完工。


施先生选购配饰绿植时,为了达到植物与花器的完美匹配,一定会从四环花乡到五环京良路的植物市场逛个遍,这还不够,为了植物的健康生长,他要亲自去朱先生那学习种植园艺。


还有一次,为了在重要空间呈现特别的设计,施先生设计了一个呈现出“天花乱坠”的意境的金属装置花瓶。为了实现这个创意装置,施先生找了满京城的焊接师傅,可没人愿耐下性子接个焊接花瓶这种“费力不讨好”的活儿,最终找到个不着急挣钱手艺还棒的师傅,实属难得。


这是当下在北京,乃至在中国做设计的一个缩影,做设计不易,更难的是呈现设计。


第二个故事


很多与施先生有过项目往来的私人客户或是酒店客户,都说想和施先生学设计,但交流过后才明白,其实他们想学的不是设计,而是设计的审美部分,想谋求获得审美的力量,绝不是设计师大讲堂、设计展览参观等等现有方式可以解决的。


以上这两个故事反映出当社会发展到物质需求减弱、审美需求增加的时候,审美因素就成为了经济发展的主要的动力,在这种情况下专注于审美产业化的设计行业也该升级了。由此催生出两种基于审美的更高的设计需求,一是巨大的零售卖场和批发市场与微弱的专业渠道搀杂的业态早就不能匹配专业的设计项目了,好的设计需要碰撞和激发,专业内部之间需要审美的协调,在这基础上,进一步形成审美的共识是未来中国设计稳定发展的基础。二是对于设计审美消费有较高认识的人群,早就不甘坐等设计师塑造他们的生活形态,他们要求介入设计的生成过程,围绕审美与设计师和生产商们对话。审美消费者的有组织介入,有助于提升设计的高度。


施先生认为,这两个需求可以通过开放的设计供需双方实现交互的论坛,以及建设符合设计时限系统、有扩展能力的大的设计平台来解决。而这二者需要落实在一个系统配套的框架当中,这个合成品即是设计中心。


这样一个设计中心的诞生,满足了基于国民审美提升的设计需求,立足于首都战略定位,提高了北京‘设计之都’品牌影响力,也符合疏解非首都功能的目标。以此为根据,有22年历史的北京南城老牌家居广场城外诚将逐步升级为城外诚DXD北京设计互联中心(以下简称DXD),为老企业升级和转型树立了新榜样。今天城外诚在继续发展的道路上所作出的选择是独到而认真的,不再是做大、做强、做全,而是做精、做准、做系统。DXD最重要的基因是健康的,是生来可以自身造血的设计中心,它的成功开业,让我们在完善设计生态的道路上跨出了关键而艰难的一步。


9月22日,2017北京国际设计周设计论坛主论坛之一的“创意2030高峰论坛”在北京中华世纪坛大银幕厅开幕。施路远先生作为DXD的总顾问兼总设计师,发表了题为《设计中心的两层意义》的演讲。他以工作经历中的两个小故事开篇为我们阐述了DXD的由来和建设初衷。


北京市国有文化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李小明,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副巡视员刘晖,北京工业设计促进中心主任、北京国际设计周组委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陈冬亮等领导出席论坛开幕式。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战略规划助理总干事汉斯·道维勒、以及来自美国、以色列、芬兰、巴西和澳大利亚等10余个国家17个城市的政府、企业和高校代表参加了论坛开幕式。


文资办副主任李小明在开幕式上提到:“北京充分挖掘利用首都文化资源和优势,把增强文化创新能力摆上战略高度。”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副巡视员刘晖说到:“创意产业是‘鼓励创新、寻求公平、包容性和可持续发展的新型发展道路’最强大的源头之一。北京的设计产业与文化与经济建设、城市发展、市民生活共融共生。”